中华读书网

图书
  • 图书
  • 听书
  • 活动
  • 机构

发现美 --读《飞鸟集》有感

姚忆馨 /书香休宁 /九年级(2)
2018-12-15 20:03:31

 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

一句无意中读到的诗,心尖冒出一泓灵泉,一瞬之间窥见了生命所有美好的姿态。当我在《飞鸟集》中再次遇见它时,翻动泛着墨香的纸张,像是涉足一片静谧和谐的圣地。我屏息让文字的清泉从我的脊背上缓缓流过。诗人在流动的雾气里朝我挥手,引我登上云端的天梯。
《飞鸟集》是文学巨匠泰戈尔的传世经典。它包括325首清丽的无标题小诗
冰心的《繁星春水》脱胎于它,郑振铎盛赞泰戈尔为“孩子的天使”,泰戈尔的诗风影响着无数的诗人。时隔将近一个世纪,读者仍能与诗行中炽热的赞美,敏锐的哲思相通。泰戈尔,这位通透的老者,却用婴儿般颤颤的指尖,拨动着我对美的感知,并播下自由平等博爱的火种。
他的眼瞳里倒映着天空:“太阳只穿一件朴素的光衣,白云却披了灿烂的裙
”,他仰望群山:“山群如群儿之喧嚷,举起他们的双臂,想去捉天上的星星,”他低头亲吻海水:“我们的名字,便是夜里海波上发出的光。”
我永远惊叹于静止的文字竟蕴蓄着生生不息的生命脉搏。不朽的诗人写不朽的诗,写世间日月星辰,写天上的神和地下的树根。他歌颂神祇,歌颂星空,赞美黑暗与未竟的造物。他写爱,写情爱,母爱,众生之爱,包罗万物的博爱。“忧思在我的心中平静下去,正如暮色降临在寂静的山林中。”我庆幸自己还能与伟大诗人发生共情。我爬出冬天的棺材,诗行里长出山长水阔的花枝来。
掩卷沉思。我第一次认真端详窗外的万物,他们铺展开一副冬的绘卷。泰戈尔指引着我走向物我的交融,生命的统一。在他的诗里,我奔跑过金色的田野,戴上露珠的冠冕,睡卧在暴雨后的草坪。此刻,他好像对我说:“孩子,你发现了美。”
但我感到羞愧和可悲。
我们的祖先发现了美,创造了“诗”作为美的载体。因为有了诗,就有了“能走动的意义”和“会飞翔的音乐”,美在世人的心头潜滋暗长,冲破蒙昧的黑暗,迸出黎明的金光。可我们却将它遗忘在故纸堆,将它切割成廉价的碎片。
我们在五光十色里追求着虚荣,关注,掌声——却连对美的感知都丢失了。
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我们都被包裹在高浓度的欲望和四面八方的信息碎片中。鸡汤,网文,烂俗故事,无数无病呻吟的“青春伤痛文学”甚嚣尘上。各种短视频,社交软件,我们被绑架于这悄无声息的洪流,不再问津那些古老的诗行。
在指尖一次次消遣地滑动,点击里,我的感官变得迟钝,小草,落叶,流萤,星辰——这些美的集合——在无意义的低级趣味里被肢解得彻底。
请停下来。
请停下来读一读这一百年前的短诗,读一读它永恒的美。那是一颗有着敏退洞察力的心,以最清丽隽永的语言,捕捉风的一丝颤动,萤的一次振翅,大自然的声色流诸笔端。
请停下来。
请停下来听一听空气中水汽轻柔的嘘声,黑夜盖下了月亮的图章,洒满了星星的谶语。那是自然启发人类感知美,创造美的神谕。
正如飞鸟集中所写“神自己的清晨,在他自己看来也是新奇的。”
而我们只顾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网络狂欢,却忘记了如何拥抱生活,热爱生命。我们只顾着闹哄哄的前进,却忘了读一读诗,擦亮那双发现美的眼睛

(0)

留言板

共 0 条留言
条,当前第0/0页,每页10条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
  • 参加人数

    64

  • 作品数

    81

  • 活动书单

    0

  • 评论最多的作品